季少一

为什么追问,为什么温存
为什么接吻,为什么共枕

换酒书·碧渊潭(中上)

宫里虽没有兵荒马乱,可来去匆匆的宫人脸上都是一副严肃表情,显然宫中的水也出了问题


迟聿清绕开散朝的文武百官,直接去了宫中储水的水库,看门的老夏见到迟聿清,立刻一躬到地,没等侯爷问到头上,立刻禀报道:“奴才本以为只有水库出了问题,昨晚轮值的共7人,每个都是我亲手带出来的徒弟,手脚都干净。可方才福临公公来,我才听说各宫娘娘们的小井,甚至太液池也出了问题”


“不止,整个京城的水,都这样了”


“什么?!”老夏显然震惊,但同时又松了口气,既然不是当差的过错,他的这7个徒弟的命算是保住了


“侯爷,依您高见,是不是定风亭......”...

2017-06-22

沉入深海


没有地方可以倾倒负能量,还是需要写出来畅快一点

今年过了一半,果然比去年更糟了
失眠,噩梦,精神衰弱,抑郁症,还有查不到原因的心绞痛,大概我是有资格可以说出活着不如死了的人之一

写不出像样的东西,工作也从斗志昂扬变成了勉力支撑。和任何人的交流都成了挑战,话到舌尖就失声,不得已一定要用自己嗓子发出声音就觉得嘈杂难听

家庭是山河破碎,爱情是强弩之末,大概我这样的状态让我自己喜欢自己都做不到

现在才明白,你抵死不肯承认的事,都是阴暗丑陋的内心。想证明自己也会发光,也有不同,越自证,越平庸。

抑郁症不可战胜,百忧解吃了三罐子,依然是照着镜子都会干呕。

不太愉快,活着不太愉快

2017-06-19

换酒书五·碧渊潭(上)

“若是给你座金山,什么公道啊、名声啊,还那么打紧吗?”


京城里近日异象频出,人心惶惶

街坊闲来聊天的时候,都在讨论听说镇着宫里风水阵眼的定风亭当着皇上的面,就那么塌了。塌了还不是最打紧的,要命的是,一片琉璃瓦滑到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,惊了韦妃养的波斯猫,小东西窜出去,抓瞎了离亭子最远的风水师的眼睛

“哎哟,这事儿可蹊跷了!”茶舍里一个粗布衣裳的农夫一拍桌子,听的十分投入

对面那人也深以为然,点头道“可不是嘛,皇上认为定是宫里风水阵出了什么问题,再加上那事儿,指不定要天下大乱!”

店小二瞅着他满脸跑眉毛的架势,撇着嘴给他添水。这泼皮整天吹嘘自己有个当官的表哥,还是皇上面前的红人,...

2017-03-26
1 / 12

© 季少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